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什么没干过 > 第91章 伤
    女扮男装也是一个缺心眼的。

    身上插着一支箭,竟然没有发觉,还有时间发呆卖萌。

    直到史华铎提醒,她才警觉。

    探手往屁股后面那么一摸,她立刻翻起了白眼。

    “啊……我受伤啦??!”

    发觉头上不时有小石子落下来,陈玉脸都青了,赶紧吼道:“闭嘴!”

    该死的,女人的嗓门太吓人了,再叫下去说不定能引发滑坡事故了。

    他们栖身的这个平台虽然很大,但真要山体滑坡的话,那肯定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他这么一发飙,女扮男装立刻噎住了。过了半晌,才愤愤不平地看着陈玉。

    “是人家受伤了,又不是你,喊两声都不许?”

    陈玉没好气地看着她。

    “那也是你自找的,偷鸡摸狗、窥探情报也就算了,竟然还敢带人来围堵我?!?br />
    女扮男装气坏了,张牙舞爪地想要站起来。

    “登徒子,臭流氓,你说谁偷鸡摸狗?明明是你这个家伙卑鄙无耻,恶心下流,竟然敢玷污本……本姑娘,打死你都是活该!”

    史华铎站在一边,贼眉鼠眼地看一下陈玉,又看一下女扮男装。

    “公子,你这也太强悍了吧?是个女的你都不放过??!”

    陈玉冷冷地看着他。

    “如果不想被我打死的话,就闭嘴?!?br />
    生死事小,那是别人的生死。史华铎是对自己的小命很看重的,所以痛快地闭嘴。

    镇压了史华铎,陈玉再次看向女扮男装。

    “你到底有何目的?在洛阳的时候,就一直窥探我们的情报。今日你要是不说清楚,别怪我辣手摧花?!?br />
    女扮男装可不是一般的泼辣,明明孤身一人面对着两个男人,竟然分毫不惧。

    “哼,就凭你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家伙?还有,老娘从来没有窥探,我就是好奇,看看你们在做什么而已?!?br />
    陈玉冷笑连连。

    “哼,无缘无故的,你好奇我们干什么?还说你没有目的?说,你是不是梁铉的同伙?”

    女扮男装莫名其妙。

    “梁铉是谁?”

    陈玉已经不耐烦了,今日经历了一番生死,让他的心情很不好。

    他一把抓住了女扮男装的脖子。

    “你说不说?再不坦白的话,我就把你从这里扔下去?!?br />
    女扮男装清瘦娇小,被他这么一掐住脖子,整个人都被提了起来。登时双眼翻白,舌头伸的老长,脸色涨红,呼吸不能。

    “你……你放手??!”

    陈玉狞笑不已。

    “你再不交待的话,我绝对会杀了你的?!?br />
    女扮男装被掐的喘不上气来,眼前阵阵发晕,视线都模糊了。

    对于死亡的恐惧,一下子让她爆发了。她猛地牟足了力气,整个身体荡起,双脚狠狠地踢在了陈玉的小腹上。

    “喔……”

    要害被踢,陈玉眼球鼓胀,脸色青紫,根本顾不得其他,赶紧松手先顾着自己。

    可他这么一松手,女扮男装可就惨了。

    她人还在半空中呢,最关键的是,屁股上还插着一支箭呢。

    结果整个人屁股向后砸在了地上,箭头不免又深入了几分。

    于是就见到女扮男装似乎练就了绝世的轻功,整个人如同雨燕一样,重新跃到了半空中。

    这一次,她也顾不得什么女人形象了,抱着自己受伤的屁股,绕着平台火速奔驰,形成了一片残影。

    史华铎惊奇地看着,不多时就发觉自己有点头晕眼花。

    那边,陈玉好不容易才恢复过来,要害部位还是疼痛难忍,正准备继续拷问女扮男装呢,却被史华铎拉住了。

    “公子,还是想想,咱们怎么出去???”

    对啊,怎么出去才更加重要??!

    陈玉一个激灵,才猛然想起,现在不是算账的时候。

    他驻足环顾,脸色却十分的阴沉。

    实在是周遭的环境,太让他揪心了。

    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乃是悬崖的正中央。向上,崖高万丈,高不可攀;向下,雾海翻腾,深不见底。

    该死的,要不是这里有一个平台,他们绝对死定了。但是想要脱困,可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那边,女扮男装终于跑累了,仍旧捂着屁股,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同时仇视着陈玉。

    要不是知道打不过,非得冲上来不依不饶。

    陈玉现在没空管她,对史华铎吩咐道:“咱们分开找找,看看有没有什么出路?!?br />
    他可是主角诶,按理说主角不会完蛋的啊。

    人家别的主角掉下山崖,都能绝处逢生,还能得到什么盖世武功之类的。他也不要求那么多,能逃出去就行了。

    史华铎也不想死在这里,立刻和陈玉分开,四处搜寻起来。

    这个平台面积还真不小,加上天色又黑,陈玉慢慢地搜寻着,十分的小心。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另一边突然传来了史华铎的叫喊声。

    “公子,这边有个山洞!”

    陈玉精神一振,赶忙跑过去,果然看到了一个仅容一人爬过的洞口。

    不知道洞里有多深,但是黑漆漆的,似乎永远也没有尽头一般。

    陈玉站在洞口感受了一番,发觉里面一直有风在吹出来,信心更足了。

    “对面是通的,不知道通往何处。但我们总归要试一下?!?br />
    听说山洞不是死路,史华铎高兴不已。

    “公子小心,我等你的好消息!”

    陈玉心里头神兽奔腾,对这个家伙真想打死算了。

    人家的仆人,碰到这种事肯定都是争先恐后,努力为主人分忧??烧饧一锞谷桓抑棺约?,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感受到陈玉杀气腾腾的目光,史华铎似乎预感到了自己的死期,立刻精神了起来。

    “公子稍等,我去去就回?!?br />
    说着,他闷声不响地钻进了山洞,一点一点地往另一边爬去。不大一会儿,人就不见了踪影。

    平台这边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了陈玉和女扮男装。

    不过经过了这么一会儿,陈玉也想了许多。他已经察觉到,女扮男装和梁铉应该不是一伙的。

    不然的话,梁铉要射杀自己的时候,也不会连她也不放过。而且她带来的人,也和梁铉的手下打的十分惨烈。

    “你到底是谁?”

    女扮男装此时脸色已经惨败,摇摇欲坠,却兀自强硬。

    “你管我?”

    可是这一次,她的语气没有那么强硬了。很显然,因为箭伤让她的状况很不好。

    陈玉看看她,又看了看仅容爬行的山洞,道:“你的伤势要处理一下才行?!?br />
    女扮男装小心翼翼地碰了一下箭杆,脸色迅即纠结成了一团。

    因为刚才的不小心,箭头愈发地深入肌理,甚至碰到了骨头。光凭她自己,显然是没办法拔出来的。

    可她一个姑娘家,那么重要的地方受了伤,实在是难以启齿。

    陈玉看在眼里,一声轻叹,只得道:“我来帮你吧?!?br />
    女扮男装吓了一跳,连忙躲开,惊恐地看着他。

    “不要你帮?!?br />
    这个时代,女儿家的清白比什么都重要。那样的部位岂容异性触碰?

    陈玉对于这些迂腐的规矩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你的伤还不救治的话,会很麻烦的。我们唯一的出路,也许就是这个山洞了。不把箭拔出来,你怎么出去?”

    女扮男装纠结不已,完全不知道该如何选择。

    一边是自己的清白,一边是自己的生命。孰轻孰重,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比较。

    陈玉只是确定了女扮男装和梁铉不是一伙的,但并没有觉得,她就是自己的朋友了。说要帮她治伤,已经仁至义尽了。

    她不听,他也不会多说。

    “治不治伤,看你自己的选择了。等下我的仆人探明了道路,我们会就此离开。你要是喜欢这里,尽可以留下?!?br />
    鬼才会喜欢这里呢。

    女扮男装看看这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鬼地方,再一想想一旦陈玉和史华铎走了,自己孤苦伶仃的场景,吓的寒毛都竖起来了。

    “不……不要……”

    风太大,陈玉没有听清。

    “你说什么?”

    女扮男装紧咬着嘴唇,仔仔细细地看着陈玉,似乎要把他的样子刻印在心里。

    “你……你帮我治伤吧?!?br />
    陈玉却抱起了肩膀,扮起了高冷。

    “我为什么要救你?你带着人要对我下手,也算是我的仇人了。我为什么要救自己的仇人?”

    女扮男装气苦不已,说要救我的是你,说不救我的也是你。

    你到底要人家怎么样了啦?

    冷颤,打住,这不是湾湾言情剧。

    “那你走好了,我的手下知道咱们在一起,只要告诉了我的家人,他们绝对不会放过你的?!?br />
    陈玉呵呵冷笑。

    “我连河北梁家都不怕,还会怕你吗?”

    女扮男装也冷笑。

    “呵呵,河北梁家算什么东西?回头我非要他们生不如死不可?!?br />
    臭丫头大言不惭,在哪胡吹大气呢?

    你以为我会被你唬???

    陈玉虎躯一震,义正言辞地道:“我觉得你的伤需要马上救治,不能耽搁?!?br />
    女扮男装想笑,可是屁股太痛了,笑的比哭还难看。

    可是再想想自己的伤,却要死的心都有了。

    养尊处优了一辈子,一直无比的骄傲,可是从今以后,还怎么抬起头来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