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史上最强崇祯 > 第三百八十二章:兵围孔府(中)
    “恕罪?”

    孔兴燮话音刚落,却见崇祯皇帝笑了几声,反问道:“孔二先生乃是当世大家,圣公百年之后,便是六十六代圣公了,圣人之后,又何罪之有???”

    说完,崇祯皇帝面上再无笑意,寻了个位子坐下,就这么淡淡的看着孔兴燮。

    眼下这种场面,被皇帝看着,李若链等一批锦衣卫与将官们也是面色不善的盯着,显然已经超出孔兴燮的能力范围之外,只是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孔衍植叹了口气,只好说道:

    “皇上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官兵抓回来这些,都是我孔府的人,就算处置也要老夫亲自清理门户,又何劳皇帝亲自动手呢?”

    “说的也是?!背珈趸实鄱嗫戳丝籽苤擦窖?,却是挥手示意马进忠放人。

    那些官兵听到皇帝的意思,虽然还有些不明不白,但动作却非常迅速,领头的一个把总点点头,一挥手,将佩刀收回鞘内,便是带着人走下了堂。

    不过考虑到城外皇帝遇刺的事儿,他们也并未离的太原,就只是虎视眈眈的站在几步之外,盯着那些已经惊吓得走不动路的孔府巨佬们,生怕他们一个不注意就再来一次狗急跳墙。

    无论如何改朝换代,太平如旧的孔府,这也算是头一回来了大批的军兵包围,这些巨佬们比孔兴燮的表现更加不堪,抱头鼠窜的有,跪地求饶的有,就连当场吓成小便失禁的也有,还不止一个。

    见到此情此景,周围军兵们也是渐渐放下了防备之心,这些人压根就不会有罗击那种最后的勇气,他们都是一副啼笑皆非的神情,眼前这些人,真是那些读书人口中声声道道的圣人之后吗。

    “孔先生想要如何处置这些斯文败类?”崇祯皇帝起身走到孔衍植在内二堂的北侧座位前,拿起蓝釉描金茶碗看了看,又若无其事的闻了闻剩下的半盏清茶,笑着道:

    “孔府中的茶叶果然不错,比内阁那些人喝的玩意儿,要好多了?!奔籽苤惨簧豢宰把瓢?,崇祯皇帝忽地冷哼一声,将这价值不菲的描金茶碗直接掷在地上,淡淡说道:

    “既然圣公不说话,那朕便僭越了,李若链!”

    “臣在!”锦衣卫指挥使李若链赶紧上前喊道。

    崇祯皇帝道:“把这些斯文败类们押到诏狱中,将他们的罪行公之于众!”

    “遵旨,来人,押下去!”李若链一挥手喊道。

    话音一落,立即从堂下走上来一批华丽盔甲的锦衣卫,为首两人各身着飞鱼服,腰挎绣春刀,虎视眈眈看着这些巨佬,就要上前拿人。

    “圣公救我!”

    “圣公,开言吧!”

    “圣公,你再不想皇上求情,吾等性命皆休矣!”

    这个时候,那些巨佬们说话了,只不过没有一个人在说往日士林中的敢死之言,都是哭喊着求饶,皇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所以他们都是在求孔衍植。

    孔衍植再重重叹口气,心里也是明白,皇帝带着大军来势汹汹,不入孔府则就罢了,可一旦来到孔府,必定是话无好话,不得善了。

    所谓天子一怒,伏尸百万,孔衍植从前并未放在心上,此刻看着这位余怒未消的皇帝,这时候心底却也在敲鼓。

    甲申年间这位皇帝杀了多少天下间有名的大贤,动辄诛九族、夷十族,可谓屠尽了半个东林,这回来到孔府,只怕也还是不怀好意。

    “陛下,我等皆是孔圣人之后,老夫便舍了这一身荣辱,求陛下给我孔氏族人,留条后路吧?!?br />
    说完,孔衍植带着五名弟子纷纷跪在地上请罪,一副为国为公的仁义模样。

    “圣公大义!”

    “圣公高义,吾等敬服??!”

    他说完,那些孔府巨佬们纷纷哭喊着拜起来,周围数百名学生也是纷纷弯身,在这种情况下,倒是令李若链等一应锦衣卫有些忌惮起来,抬眼用询问的眼神看了看皇帝。

    这时候,若是再强行锁拿孔府众人,只怕皇帝会落得屠戮圣人之后的千古骂名,这种罪名,大部分皇帝都是不敢担待。

    想到这里,李若链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孔衍植,心道这可真是个老狐狸,今日可不要白来一趟才好!

    “好,好,好!”

    见此清净,崇祯皇帝当然明白这老滑头心里打着什么算盘,连道三声好,转身后却忽地又回过头来,冷眼喊道:

    “今日朕就背了这千古骂名!李若链,不必锁拿回京,就在这曲阜城内全给砍了,放手无做,放手去砍,一切都有朕扛着??!”

    “皇上...?”

    李若链面色又惊又不敢相信,心道皇帝可真是变了,也不敢耽搁,亲自抽出绣春刀,上前将一个孔府巨佬捅死。

    后面锦衣卫有了表率,再加上皇帝不惧怕连累名声,敢作敢为,他们又有什么好怕的?纷纷抽刀上前,霎时间,大堂上就此成了一面倒的屠杀场。

    “皇上,你你你——”孔衍植本以为皇帝会惧怕离去,却没想到,这位皇帝是这么软硬不吃,竟然直接下令在孔府大开杀戒。

    这种情况,孔府传承近两千年以来,哪有任何一位皇帝敢做出来,就连元朝的蒙古人都对孔府恭恭敬敬,可偏偏的,自己就赶上了这么独一位丁点名声不顾念的皇帝。

    崇祯皇帝如此做派,让周围一应士子、文人震惊的根本说不出话来,外头围观百姓却纷纷叫好,他们就在曲阜县生养,自然知道孔府在平日的做派。

    周围军兵更是出了一口恶气,他们的感觉和文人们截然相反,今日这孔府来的实在是太痛快了,天下间谁人也不敢动一下的孔府,却在今日,血流满地。

    “陛下,你,你何故如此?他们究竟犯了什么大罪,要杀头?”孔衍植全无最初镇定自若的模样,说话间,手都在扑朔朔的抖动。

    “什么罪?”崇祯皇帝冷笑几声,说道:“朕是当今的皇帝,朕说他们有罪,他们就有大罪!朕想杀就杀,想杀多少就杀多少,你管得着吗?”

    “这...”孔衍植一时气节,颓然丧气地无话可说。

    皇帝如此耍赖不要脸的做法,任了谁也不会有一丁点说法。

    毕竟这话说的一点不错,就算说破了天,人家是正儿八经的大明皇帝,是上天之子,而你还是臣子,是大明朝的臣民。

    常言道,皇帝让臣死臣不得不死,要点脸面的皇帝杀文人会尽力罗织些罪名,到了这个份儿上,这位皇帝显然已经什么都不再顾及,就连罪名都懒得多说一句,说杀就杀也不足为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