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惊雷 > 第九百三十九章 冒险的选择
    蔡望津打道回府,留下余惊鹊和剑持拓海两人。

    看到蔡望津离去,剑持拓海才在余惊鹊面前说道:“你说科长今天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余惊鹊问道。

    “你别装看不出来,科长今天一点面子都不给薛家,这什么都没有找到,不是平白无故的得罪人吗?”剑持拓海其实和余惊鹊的疑惑是一样的。

    你可以执行公务,但是你要看你面对的人是谁,薛家这样的人物,你没有必要将关系搞僵。

    就比如薛家今天说的,以后有机会了,今天面临的东西,就会双倍奉还。

    如果蔡望津有一天失势了,到了墙倒众人推的时候,那么推的最起劲的,一定是薛家。

    “可能科长觉得今天的地下党重要吧?!庇嗑抵荒苷庋?,不然你怎么解释?

    剑持拓海心里其实同样是这样的想法,运送药品的地下党,或许真的很重要吧。

    可是现在看来,蔡望津明明是亏了。

    虽然今天是羽生次郎最后下令要搜查,但是薛家敢记恨羽生次郎吗?

    那当然是不敢的,而且这件事情也是因为蔡望津而起,所以这笔账自然是要算在蔡望津头上。

    余惊鹊和剑持拓海两人,都想不明白,蔡望津今天此举的深意。

    望着面前的新世界饭店,剑持拓海问道:“你说这人到底藏到什么地方去了?”

    什么地方去了?

    余惊鹊也好奇啊。

    “会不会是根本就没有进来,而是在外面将脚印掩盖掉,从而将我们给耍了?”余惊鹊如今皱着眉头问道。

    被耍了?

    现在好像只有这种可能,新世界饭店他们是搜查了两遍,连薛家都得罪完了,如果真的有问题,肯定是可以找到的。

    “可是对方是怎么掩盖的脚印,他们明明是来到这里消失的?!苯3滞睾;故窍氩幻靼?。

    “可能来到这里,跑到了谁的车子里面?!庇嗑邓档?。

    薛家成亲,今天就算是大雪,还是有很多人开车过来。

    剑持拓海说道:“我都查了?!?br />
    剑持拓海不傻,包围这里之后,自然是将外面的汽车都查看了。

    同样没有发现有人。

    “那我就不知道了?!庇嗑档懔烁?,也不回答剑持拓海的问题,反正你问的我都不知道。

    新世界饭店的房间里面,薛家的人面色不善。

    木栋梁同样如此,今天他是最没有面子的一个。

    原本做了薛家的赘婿,有人眼睛红,今天说了一些冷嘲热讽的话。

    他们也不想想,明明自己心里想的不行,但是自己没有成功,别人成功了,那就是要嘲讽一下。

    “几位先出去吧,小姐受惊,我安慰一下?!蹦径傲憾匝业娜怂档?。

    他们看到薛家小姐,拉着木栋梁的手,不敢松开,也知道今天的场面,是吓到小姐了。

    大家依言出去,告诉木栋梁和薛家小姐准备一下,以后他们就回薛家。

    等到房间里面的人都出去,木栋梁将薛家小姐扶起来,在薛家小姐长长的裙摆下面,居然是藏着两个人。

    这两个人,蜷缩在一起,样子非常的不雅观,俯跪在地上。

    而且一个人压着一个人,就躲在薛家小姐的裙子下面。

    你说薛家小姐坐的是凳子?

    其实根本就没有凳子,而是这两个人,如果加上凳子,就藏不住了。

    两人在裙子下面大气都不敢喘,现在才深呼吸了一下,而且身子都僵硬了。

    他们必须要尽量让身子缩小,然后叠在一起,薛家小姐坐在他们身上,将裙子的下摆堆在一起。

    这样才能将两人藏住。

    “进到箱子里面去?!蹦径傲憾粤饺怂档?。

    地上的人,有一个人居然是陈溪桥。

    陈溪桥对薛家小姐说了一声谢谢,就躲在了箱子里面,另一个人同样如此。

    薛家小姐脸色微红。

    虽然裙子下面是裤子,不会有任何逾越之处,但是被人躲在裙子下面,这件事情想起来,还是让人羞愧难当。

    木栋梁将被特务科弄乱的箱子整理好,才微微松了口气。

    之后对薛家小姐说道:“谢谢你?!?br />
    “不用谢,以后都是一家人?!毖倚〗憬裉毂硐值暮苡赂?,而且也很果断。

    一般女子,恐怕不敢,也不愿意让人躲在自己的裙子下面。

    “只是紧张的心口直跳?!毖倚〗闼档?。

    “我们先离开这里吧?!蹦径傲号牧伺难倚〗愕氖?,示意她不用紧张。

    之后叫薛家的人进来,将箱子抬出去。

    余惊鹊和剑持拓海在外面盯着,就看到薛家的人,从里面出来。

    还有箱子,是他们搜查过的箱子,放在了车子,一行人离开。

    余惊鹊他们没有上去搜查,因为薛家的人盯着他们的眼神,好像是想要将他们吃了一样。

    如果他们现在要上去的话,薛家的人一定会拼命,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不是说笑的。

    看到薛家小姐出来,已经换了衣服,不是婚纱。

    又看了看薛家等人抬着的箱子,余惊鹊露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

    不得不说木栋梁今天胆子很大。

    什么人让木栋梁这样来救?

    难道木栋梁就不担心薛家小姐吗?

    他为什么就相信薛家小姐?

    这一点余惊鹊现在不知道,但是余惊鹊认为自己猜的八九不离十,因为他对木栋梁,比蔡望津和剑持拓海对木栋梁,要熟悉的多。

    而且木栋梁刚才给了余惊鹊一个放心的眼神,余惊鹊也心领神会。

    今天木栋梁的胆子确实大,但是不得不说,效果不错。

    薛家的人,今天就是绷紧的一根弦,蔡望津随时都可能将这根弦扯断。

    如果蔡望津想要掀开薛家小姐的裙子,看薛家小姐的裙底,你觉得薛家的人还能忍吗?

    你觉得木栋梁还能忍吗?

    忍到了这种地步,那就是忍无可忍,所以木栋梁才会用这样的办法。

    而且谁能想到,薛家小姐,居然和地下党有关系?

    谁也想不到。

    薛家做什么买卖的,大家心里心知肚明,都是国难财。

    如果是地下党胁迫的话,当时薛家小姐就能表现出来,向大家求救。

    所以蔡望津才会忽视这一点,与其说是蔡望津忽视了,不如说是蔡望津觉得没有必要,让薛家当场发难。

    你当众掀开薛家小姐的裙子,人家不开枪,你就是逼着人家开枪。

    蔡望津认为这个设想,存在的可能性很低。

    别说是蔡望津,余惊鹊都认为很低,薛家小姐在干什么?

    为什么要这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