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正牌辅助装置 > 第440章 结果好就是真的好
    一般说来南宫荣都是非常低调的,他很少主动惹事情,选择用逆来顺受的态度来化解各种不必要的麻烦,但这并不意味着少年就是一只受了,否则当初德林佩尔城外的这个营地也没法建立起来。相比起到处惹是生非,南宫荣更希望能够息事宁人然后继续过自己安稳的小日子,他其实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然而在有必要展现出强势的时候这小子同样也毫不含糊,只是平时的表现让人误会他是个好脾气罢了,所以当南宫荣恼火动怒之际,那可真的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了。

    奥克塔薇尔以前并不知道这些,结果和南宫荣闹出了许多不愉快,等长公主意识到这般对待少年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时,他已经和林薇音的老家搭上线,打算在那边自立门户了。亲眼看着少年一步步逐渐成长起来的女孩很清楚南宫荣的天赋和潜力有多大,她一直有在向少年示好希望对方能够选择留下但南宫荣却似乎是已经铁了心,对此长公主没少感到后悔。

    好吧这不是重点,关键在于奥克塔薇尔很清楚,别看南宫荣一天到晚都嘲笑的说他自己是个战五渣,实际上真要动起手来她和林薇音两个人加起来都不见得能打得过少年,而且这还是在对方未曾从精灵族那里获得大批能量的时候长公主得出的结论。

    至于现在,南宫荣确实已经有能力来一个人单挑一群了。如今的少年不仅能量充足还从米拉那里获得了专属装备,即便说他一个人就是一支军队也不夸张。

    只可惜装十三乃是一件有违天道会遭雷劈的事情,所以南宫荣尽管摆出了一副在座的各位都是菜鸡的嚣张架势,但仍然没能来得及做些什么就被一波从天而降的湖水将气氛全部破坏掉了。

    当然把少年弄成落汤鸡的罪魁祸首归根结底还是他自己,因此他最后只能当成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的样子含着泪把十三给装完了。

    如果不是担心会惹得南宫荣整个人彻底黑化,奥克塔薇尔这会儿绝对已经毫无淑女形象的抱住肚子疯笑着满地打滚了吧,并且还是连泪花都喷出来了的毫无保留的那种。

    然而这只是身为少年的小伙伴才会出现的反应,其他人此刻则完全没有任何想要发笑的想法,倒不如说大家全都已经震惊到说不出话来了,一个个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愕然神色。

    被南宫荣定为找茬对象的伤人骑士率先从目瞪口呆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仿佛是为了给自己壮胆一般用力挥舞着手里的佩剑恶狠狠地咬牙切齿道:“这不可能,它绝对只是一个徒有虚表的冒牌货,那家伙只是在虚张声势的吓唬我们而已!”

    说完骑士便要抬起脚向南宫荣展开冲锋,至于是为了向其他人证明自己的说法还是单纯的感觉到不妙打算先下手为强,那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蛘吒艘恍?,可能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做些什么。

    受到带动的几个基友紧随其后的跟着一道迈开了双腿,他们的速度是如此之快,夏尔罗特甚至都来不及伸手阻止,只能在情急之下大声喊道:“快住手啊,你们这几个白痴!和其余神话传说里的怪物不同,利维坦可是实际存在的,真以为随便什么人都能轻易仿制的吗?”

    不过已经迟了,这些家伙根本就听不进去夏尔罗特的话,径直朝南宫荣猛扑了过去。他们倒也不傻,从一开始就没把目标定为湖泊里靠近岸边的那个庞然大物,而是想要直接把南宫荣给干掉,这样无论少年的傀儡是干货还是水货都无所谓了。

    其实当这些人把目标定为南宫荣本人而非他背后的傀儡之际,他们心中的恐慌和畏惧就已经被证实了,否则冲过去噼里啪啦的一阵刀光剑影当着无数人的面将傀儡拆成了粉碎,岂不是能更加折损南宫荣的面子顺便给自己长脸增加存在感?

    奥克塔薇尔倒是没有在意那群人主动作死的举动,反正南宫荣已经说了让她乖乖闭嘴在旁边看戏,她也就没再去试着阻止,转而将注意力放到了夏尔罗特的身上:“你刚才提到了利维坦是真实存在的,这是真的吗?和眼前正在发生的事情又有什么关系?”

    “殿下,昨天您返回拉兹菲尔德之际我不是因为要协助马蒂亚斯大人做实验而未能及时赶来迎接么?其实大人当时制造的魔兽就是以利维坦为原型的,体型比那个(指着南宫荣的傀儡)稍小可是却尽量完美再现了神话里的各种描述,照理说应该很成功才对,但实际上最后却失败了?!?br />
    “失败了?这还真是罕见,我记得那家伙制造魔兽从来就没有失败过的样子?!?br />
    夏尔罗特觉得长公主的关注点似乎弄错了地方,不得不略显尴尬的提醒道:“马蒂亚斯大人可是在制造神话级的魔兽,又不是在设计什么能够量产的类型,偶尔失败也很正常的吧?我的意思是,他昨天之所以会失败,主要是因为利维坦特意对大人的仿造品降下了神罚而已。一道凭空出现的闪电撕碎并烤焦了那只可怜的魔兽,并且那闪电中十分清晰的含有恐怖的威压,让我们为此忙活了好一阵子?!?br />
    长公主殿下并不认为夏尔罗特会在这种听起来就觉得没谱的事情上面故意开玩笑,所以他说的应该是真实情况,心里也就信了几分:“嗯,换句话说利维坦在察觉有人试图仿造自己后感到了不愉快,便稍微出手教训了一下?”

    “没错,而且也只能这样认为了。不过现在同样是仿造,为何南宫荣的傀儡却什么事都没有呢?”

    听到对方这样说后奥克塔薇尔的心里面顿时就狠狠咯噔了一下,满脸惊骇欲绝的朝南宫荣望去时,却见那只烂泥组成的利维坦已经伏低了身子,在几名骑士即将把武器招呼到少年脑袋上之前张开了嘴巴。

    “吼——??!”

    长公主只觉得自己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了,两只耳朵里全都充斥着巨兽咆哮的声音;并且更加糟糕的是这吼声中竟然还裹挟着仿佛连灵魂也会为之冻结的恐怖威压,让人完全提不起丝毫与之对抗的念头,只剩下抱头蹲防和转身逃跑两个选项。

    至于被傀儡迎着面怒吼的几名骑士,则是立刻用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飞了出去,滴溜溜的在地面上滚做了一团。

    说好的施展斗气挥舞兵器把某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揍成猪头的展开呢,为何刚开个头就用这种莫名其妙的方式收场了?如果只是单纯的被一口气吹飞了倒还好,此时此刻那几名骑士却纷纷脸色惨白的吐着唾沫陷入了全身抽搐的诡异状态,根本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刚、刚刚的那个难不成是……”奥克塔薇尔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要不之前感受到的全部都是错觉,“不可能的吧,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是真的???”

    然而夏尔罗特却毫不留情的击碎了长公主最后的幻想:“不,那的确是真的,因为昨天我在那道闪电里就曾经感受过同样的气息。南宫荣捣鼓出来的傀儡得到了利维坦的肯定,它甚至还分出了一丝力量灌注在其中供对方使用。女神在上,南宫荣这已经不是要单挑整个骑士团了,而是要单挑整个帝国的军队呀?!?br />
    “那种事情怎么样都无所谓,我奇怪的是为什么由腐臭塘泥构成的傀儡会得到肯定的?。??明明马蒂亚斯提供的是正儿八经的肉身?!?br />
    或许,是因为双方的仿造物实力相差太多了的缘故?讲道理夏尔罗特并不认为马蒂亚斯制造的魔兽实力很差,它甚至都被大人赋予了纳基里斯一般的智慧,尽管还没来得及开始学习就被轰杀至渣了。

    便在此时夏尔罗特的脑海中猛然闪过一个念头,莫非正是因为马蒂亚斯给利维坦的仿造身躯赋予了智慧,所以才会引来对方不快的?相反,南宫荣的傀儡完全不是生物,又是由英灵来控制的,在真正的利维坦看来自然没有半点冒犯的意思,倒更像是一尊神像吧。

    那小子算不算歪打正着?不,就算是歪打正着也得有歪打正着的基础才行,少年的傀儡如果外形不够精细实力不够强大,无论怎么想也不会得到利维坦的肯定啊。

    熊孩子随便用橡皮泥捏了一只迷你利维坦就能请神上身了?这种便宜的神明不要也罢。

    奥克塔薇尔在见到周围或坐或跪的瘫了满地的普通人后也是不得不相信了夏尔罗特的说法,毕竟一般野兽的吼声可不具备把人吓瘫的效果,只有针对灵魂的威压才能够造成附近的所有平民没一个站着的这种壮观景象。

    当然经过修炼的骑士以及长公主本身表现的则没有如此不堪,毕竟没有被直接针对。至于被直接针对的那几个倒霉蛋,到这会儿也没能缓过劲来,仍然呈死鱼状态在地面挺尸,若非还能看到他们仍在呼吸,说是被一声吼死了估计都有人相信。

    南宫荣显然并没有打算等到这些家伙恢复过来再跟他们说话的意思,在傀儡吼完之后没多久便开口了:“怎么样,你们还要继续吗?”

    看起来少年还不知道自己的傀儡有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尽管对骑士们的糟糕状态感觉很意外但仍然准备将话题推动下去。原本是想要把对方胖揍一顿给个教训让他给中年大汉道歉然后就结束的,不过现在看来已经没有揍人的必要了。

    如果那家伙依旧不肯认输并且口口声声信誓旦旦的表示少年将来必定成为帝国的心腹大患为避免那种情况的出现他绝对要在今后找机会干掉南宫荣什么的,少年也不介意直接在丫的脖颈上来一刀子。

    他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来着。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那种用生命和鲜血为所有敢于对南宫荣以及他的同胞抱有敌意的家伙在心中狠狠烙下恐惧印记的机会并没有出现,这些骑士虽然生性高傲但又不是阿库娅的信徒;更何况拉兹菲尔德位面依旧保留着强者为尊的风俗,被人摁在地上摩擦虽说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可总比惹恼了强者把自己连同亲朋好友一起送去冥界免费旅游要好。

    “不知天高地厚的冒犯了您真的是非常抱歉,还请您高抬贵手放过我们这群无知的家伙吧?!泵闱炕指戳松傩淼钠锸恳补瞬坏谜酒鹕碜?,就那么趴在地上冲南宫荣低着脑袋说道,“如果您非要找人出气的话,希望能放过我的这些兄弟,毕竟所有的责任都在我一个人身上?!?br />
    “我并没有打算和你们计较?!蹦瞎俦3肿诺坏纳裆聪蚱锸砍员卟辉洞Φ闹心甏蠛和崃送崮源?,“不过你道歉的对象是不是弄错了?”

    骑士站起身后虽说形象仍然十分狼狈可还是果断冲大叔鞠身道歉了:“对不起,我太冲动了?!?br />
    “呃,???哦,没啥,总之没有死人就好,再说这断臂也有机会可以恢复的不是吗?”

    和被骑士的道歉弄得不知所措的中年大汉不同,南宫荣紧跟着向骑士提出了非常实际的要求:“说到修复大叔的断臂,我认为你应该还需要赔偿他足够的金钱才行。让我想想,你半年的俸禄怎么样?”

    突然出现的神转折让骑士乃至于周围的其他人都有些回不过神来,一个个脸上满满的都是求解释的表情。

    “哎,还要赔钱的吗?”

    “废话,你家开诊所给人治病是免费的???”

    少年说的好有道理,骑士不禁泪流满面的表示无可反驳,只能囧囧有神的苦着脸在一群吃瓜群众的强势围观与监督下立了字据。而那个丢石头吐口水的熊孩子也在南宫荣等人的劝说下放弃了复仇的心思,在出面当和事佬的奥克塔薇尔提出的由帝国给予一定的赔偿后与骑士达成了谅解。

    尽管就过程而言有点不太靠谱,可总归是达到了南宫荣震慑刺头的目的,可喜可贺可喜可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