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曾祖父、曾祖母、祖父、祖母、父亲、母亲、重孙。一家7人,如果两家联姻,两家共十四人,请问:“看着就想笑”你那15人是咋算出来的? 2019-09-18
  • 拉网式考核倒逼营主官“本领恐慌” 2019-09-17
  • 2012年环球时报总评榜出席嘉宾精彩演讲 2019-09-17
  • 点评:世界杯八大热门亮相完毕 西班牙巴西最有冠军相 2019-09-14
  • 股市跌得再狠,照样削尖脑袋想去圈钱 2019-09-14
  • 天气太热,警惕“冰箱病”,告诉你冰箱的正确使用方法! 2019-09-11
  • "白玉兰奖"入围作品遭评委吐槽:台词都说不清,太可笑了! 2019-09-11
  • 列车上旅客晕倒 众人爱心救助 2019-09-09
  • 科教资源加速流动,大湾区发展再提速 2019-09-09
  • 第532期:吃粗粮防慢病 粗粮能否代替主食? 2019-09-08
  • 在“街角博物馆”中找寻来自唐朝的“雕刻时光” 2019-09-08
  • 喀什12个贫困村实现生活垃圾集中处置 2019-09-07
  • 质疑的能力都没有,还有批判的余地吗》?看着就想笑 2019-08-24
  • 壮观!150余位画师共绘梵高《星月夜》 2019-08-24
  • 失眠怎么调理 五种水果助你安神养眠-美食资讯 2019-08-17
  • 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最强反派剑神 > 第201章 谢我吗?那倒不必
        自信,强大的自信!

        这一刻的白玉京,让吴家老祖有些恐惧。

        尽管他很好的掩饰了这种恐惧,半点也没有表现出来,甚至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恐惧,但恐惧这种情绪,本身却是丝毫做不得假的。

        所以吴家老祖没有再说一句多余的废话,他只是抓紧手中的棍子,再次向着白玉京砸了过来。

        能够克服恐惧,最好的办法,就是杀死对方!

        不惜一切代价,甚至是宁可同归于尽也一样要将白玉京留在这里的决然!

        一个破虚强者,尤其是一个敢于拼命的破虚强者,无疑是极为可怕的。

        尽管白玉京刚刚才杀死了一位破虚境强者,如今真正面对疯狂的吴家老祖,也同样感受到了一股极大的压力。

        白玉京敢硬接戚家老祖的刀,却不敢硬抗吴家老祖的的棍!

        狂暴!

        这便是白玉京如今唯一的感受。

        从白玉京开始修行到现在,面对过许多的对手,可如此狂暴的攻击,却是第一次见到。

        吴家老祖的棍法其实并不精妙,事实上也不可能精妙,因为那本来便不是什么大道传承,走到破虚就已经到了极致,再难寸进,所以吴家老祖才拼了命的想要为吴家获得一份直指大道的传承。

        可问题在于,这一门功法才是吴家老祖亲手所创,即便吴家其他人都无法凭借这门功法踏入破虚,可在他手中,这便是最强的功法。

        没有大道传承,没有神兵,就是最寻常的攻击,可却偏偏在吴家老祖的手中,便能化腐朽为神奇!

        硬生生凭手中这一根棍子,压的白玉京喘不过气来。

        狂风骤雨般的攻击,仿佛永不停歇!

        这一刻的白玉京,仿佛时刻都在生死线上挣扎,只要有一棍应付不好,便是骨断筋折,甚至身死魂灭。

        可也正是如此恐怖的攻击,才真正将白玉京的潜力,彻底激发了出来。

        白玉京很强,但他还不够强!

        因为他成长的实在太快了,无论有什么理由,可少了时间的沉淀,便终究还是少了几分磨砺,所以,贪狼说,白玉京即便得到了神兵,也还不能将神兵的威力彻底发挥出来。

        因为他对于本身力量的掌控还不够,对于剑道的沉淀还不够。

        而想要磨砺这些,最快的方式,便是生死之战,不是占据了很大优势,赢面居大那种生死搏杀,而是陷入绝境,死中求生的那种挣扎!

        在此之前,无论是登天梯上那些人,又或者是亓国,带给白玉京的压力都还不够大。

        至少没有将他逼入真正的绝境!

        但现在,吴家老祖做到了,那漫天棍影落下来的时候,白玉京能够感受到的,只有绝望。

        可白玉京毕竟不是一般人。

        所以,只要他还没有死,那么在这种绝境的压力之下,他便每时每刻都在飞快的进步,这种进步,并不是实力上的突飞猛进,更不可能存在什么突然突破境界的可能。

        想要踏入破虚,白玉京还差的远,这绝对不是一场战斗所能带来的!

        白玉京的进步在于对于力量的掌控,对于剑道的理解,以及……对于拼命本身的理解。

        拼命是什么?

        不是心里一横,就悍不畏死的往上冲,哪怕被人一棍子砸死也不眨一下眼睛的鲁莽!

        那是送死,不是拼命!

        拼命是压榨出自己每一分力量,每一点精力,用尽所有心思,不惜以任何代价来获得哪怕一点点杀死对方的机会!

        所以,白玉京明明可以施展杀生剑诀,耗尽所有的力量,斩出一剑去搏命的机会,可却依然没有斩出这一剑!

        因为,这种狂风骤雨的攻击之下,白玉京能够如愿斩出这一剑的可能并不大!

        即便强行出剑,也必定达不到最好的效果,所以,这一剑斩出去,便几乎不可能斩杀对方,那便不是在拼命,而是在送命。

        剑无道说过,白玉京的剑太单一了!

        人屠也同样提醒过白玉京这一点!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白玉京其实只会一剑,就是他在风雪中练习了无数次的那一剑,一剑出手,便分生死!

        在面对大多数人的时候,这一剑都足够了!

        可当真正面对顶尖的高手的时候,这却远远不够。

        白玉京自己也同样意识到了这一点,甚至当初教他的银蛇老魔也同样提醒过他,所以,才会让他尽可能的多参悟其他剑道法门。

        白玉京也一直都在这么做,而且,的确有着极大的进步。

        所以,他甚至可以在不动用杀生剑诀,不动用这一剑的情况下,斩杀戚家老祖!

        可这,依然不够!

        所以,白玉京依然被压的喘不过气来,随时都可能被轰杀。

        无垢剑决,北邙剑宗的剑道,剑魔传承,又或者是那些死在剑魔剑下,无数残剑中的剑道,以及杀生剑诀,这些不断在白玉京脑中浮现,也仿佛都化为了白玉京出剑的本能。

        白玉京有一种预感,当他能够将这些纷杂的剑道,合而为一的时候,便能真正走出自己的剑道之路!

        可这真的很难!

        然而,在这绝境之下,白玉京脑中却陡然透出了一抹灵光。

        合而为一暂时做不到,那么退一步,将这一切都利用起来呢?

        剑走轻灵!

        剑本身就是灵巧的,便是不拘一格的,其实怎么出剑,用什么剑法,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够应付任何局面,银蛇老魔让自己不断参悟各种剑道法门,不就是这个道理么?

        那么,为什么一定要将这些强行与杀生剑诀融合呢?

        机会!出剑的机会!

        白玉京需要一个完美的出?;?,能够令他将所有力量都爆发出来的机会,而生死搏杀中,只要对方足够强,就不会轻易给你这个机会。

        这种机会是等不来,在于高手搏杀之中,想要只出一剑就斩杀对方,也根本就不现实!

        那么,为什么不自己试着创造这样的机会呢?

        在不断的攻杀之中,寻找机会,寻找破绽!

        只要对方露出了破绽,那么便能够抓住这个机会,斩出那一剑来,决定生死!

        无论与对方交手了一招,十招,或者一千招,一万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找到对方的破绽,或者逼迫对方露出破绽,来斩出那最致命的一剑,如此而已!

        一刹那间,之前白玉京与其他人交手时的情景,也都随之浮现在了脑海之中。

        与亓国生死搏杀,白玉京觉得自己是赢在了心态上,先是骗对方主动使用了替身镜,然后趁着对方防备最松懈的时候,施展杀生剑诀,一击必杀!

        这个过程,本身不就是逼迫对方露出破绽吗?

        而现在,白玉京便是要将这种偶然,化为必然!

        一刹那间,白玉京心中顿时一阵清明,仿佛呼吸之间,吴家老祖的攻击,在自己的眼中便变的有章法了起来,白玉京开始自然的寻找对方攻击中的破绽,手中剑也越发轻灵了起来。

        一个念头的转变,带来的便可能是一次难以想象的质变。

        这听上去似乎很玄妙,可实际上,却并不复杂!

        因为白玉京其实,原本就拥有这样的能力,只是在此之前,他根本没意识到而已!

        厚积薄发,就像是在登天梯上,白玉京能够那么快的突破一样,因为他的底蕴足够,积累足够,所以当需要突破的时候,才能够一鼓作气的爆发而出,飞快的突破!

        这道理,用在剑道上也同样合适!

        白玉京不是突然变得很厉害,而是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应该如何去战斗了。

        无垢剑决,北邙剑宗参悟各种剑道,教授其他弟子,参悟字画中的剑意,破开剑阵,获得剑魔传承……细细想想,白玉京的确已经做过了太多的努力。

        这些,并不比他每天练一万剑轻松,甚至更艰难。

        所以,他其实早就已经有了足够的积累,缺少的只是真正明悟应该如何利用这些力量的方法而已。

        而现在,白玉京找到了这个方法!

        之前他只是无意识的想尽一切办法抵挡吴家老祖的攻击,所以他挡的极为艰难,甚至透不过气来,看不到任何希望。

        可现在,当他意识到自己该怎么做之后,每一剑都便的有意义了起来。

        于是,他很快就感觉到轻松了许多,并且渐渐从对方的攻击之中察觉到了破绽。

        之前就说过,吴家老祖的棍法很狂暴,很厉害!

        但却并不高明!

        所以,当白玉京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就会发现,对方的攻击之中,破绽实在太多了。

        而他现在要做的,只是寻找一个最好的机会,抓出最致命的破绽,斩杀对方而已。

        这些说来话长,可实际上,也不过就是数息之间事情而已。

        原本已经稳操胜券的吴家老祖,心中陡然已经,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可却终究还是太晚了一些。

        “嗡!”

        就在他下意识的挥出这一棍,却落到空处的瞬间,一抹恐怖的剑芒骤然爆开。

        血色骤然在眼前弥漫开来的。

        这一剑太快了,以至于吴家老祖已经意识到了危险,骤然爆开体内全部的天地元气,试图抵挡这一剑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全力的力量,都在这一剑之间骤然爆开!

        神兵,对于元气是有增幅作用的!

        之前白玉京能够抵挡吴家老祖的攻击,而不至于被击溃,很大程度上,就是借用了神兵的这种力量,可真正恐怖的地方在于,当白玉京全力施展杀生剑诀,将体内的天地元气都在这一剑之中爆发出来的时候,神兵依然还是能够完美的将这一股恐怖的力量再次增幅!

        如果说,正常情况下,白玉京很难发挥出神兵真正的威力的话,那么,当白玉京施展这一剑的时候,便足以完美的爆发出神兵的力量!

        而这样的一剑,还是卡在吴家老祖的攻击出现破绽的瞬间斩出来的。

        谁能挡的???!

        一刹那间,恐怖的剑芒,便骤然吞噬了吴家老祖的意识,一剑穿颅,剑锋穿透眉心,直接入脑,将吴家老祖的头颅刺了一个对穿!

        至死,吴家老祖眼中透出的,都是一抹难以置信的恐惧!

        他甚至连遁入虚空都来不及的,便已经被斩杀当场。

        神魂俱灭!

        剑斩破虚!而且是连斩二人!

        这一刻,纵然是白玉京,也感到体内的热血在沸腾。

        一股血色顺势涌入白玉京的体内,恢复着他几乎干涸的神海。

        杀生剑诀,再次显现出了最恐怖的一面,即便刚刚斩出这一剑的时候,白玉京已经耗尽了力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可只要斩杀了吴家老祖,那么便立刻会吞噬对方的力量,让白玉京立刻恢复过来。

        “啪,啪,啪!”

        清脆的掌声缓缓响起,几乎已经化为一片废墟的登天阁中,再次走出了一个身影,脸上挂着几分笑容,轻轻鼓掌。

        “精彩,真的精彩!”

        “以御空之境,连斩破虚……这样的实力,这样的胆魄,纵然是三大圣地的天骄,也没几人能够办得到!”中年缓步走出,轻描淡写的开口道。

        对方并没有表露身份,可白玉京却还是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了对方的身份!

        不,更准确的说,白玉京其实一直都在等对方露面!

        无论戚家老祖也好,吴家老祖也好,他们都不过只是对方手中的棋子而已,这一次踏入这陷阱之中,白玉京要面对的本身就不是他们,而是极道神庭!

        相比之下之前,这才是白玉京真正第一次与极道神庭碰面!

        不再以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的身份,而是天魔教,天魔传人的身份碰面。

        缓缓将剑从吴家老祖的尸体之中抽出来,白玉京神色淡漠的开口道:“果然,想要杀我的人极道神庭……但我很好奇,为什么你不亲自出手?”

        “你又何必明知故问!”

        微微摇头,那中年淡淡开口道:“若是可以亲自出手,我又何必找这些废物……你早就已经死了!”

        无论戚家老祖也好,吴家老祖也好,他们不弱,但若是相比于极道神庭来说,却简直微不足道。

        尽管这中年在极道神庭之中的身份,或许也并不算高,可若是他愿意,却也一样可以轻易杀死白玉京,哪怕白玉京再怎么出色也没用,那是一种绝对实力上的碾压。

        这一点,从对方露面那一刻,白玉京其实就已经感受到了。

        “你运气很好,无罪之城愿意保你……所以,我可以在任何地方杀人,但唯独不能在无罪之城动手!”中年神色显得有些淡漠,平静的开口道,眉宇之间透出的却是一抹最冰冷的杀机,“但你不会在无罪之城呆一辈子的!”
  • 曾祖父、曾祖母、祖父、祖母、父亲、母亲、重孙。一家7人,如果两家联姻,两家共十四人,请问:“看着就想笑”你那15人是咋算出来的? 2019-09-18
  • 拉网式考核倒逼营主官“本领恐慌” 2019-09-17
  • 2012年环球时报总评榜出席嘉宾精彩演讲 2019-09-17
  • 点评:世界杯八大热门亮相完毕 西班牙巴西最有冠军相 2019-09-14
  • 股市跌得再狠,照样削尖脑袋想去圈钱 2019-09-14
  • 天气太热,警惕“冰箱病”,告诉你冰箱的正确使用方法! 2019-09-11
  • "白玉兰奖"入围作品遭评委吐槽:台词都说不清,太可笑了! 2019-09-11
  • 列车上旅客晕倒 众人爱心救助 2019-09-09
  • 科教资源加速流动,大湾区发展再提速 2019-09-09
  • 第532期:吃粗粮防慢病 粗粮能否代替主食? 2019-09-08
  • 在“街角博物馆”中找寻来自唐朝的“雕刻时光” 2019-09-08
  • 喀什12个贫困村实现生活垃圾集中处置 2019-09-07
  • 质疑的能力都没有,还有批判的余地吗》?看着就想笑 2019-08-24
  • 壮观!150余位画师共绘梵高《星月夜》 2019-08-24
  • 失眠怎么调理 五种水果助你安神养眠-美食资讯 2019-08-17
  • 599彩票APP 澳门五分彩提现骗局 6603二人梭哈机器人 黑龙江快乐十分实时 年海南环岛赛 广东时时彩app下载 网球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竞彩篮球让分胜负怎么玩 11选5任一 天天彩选四跨度走势图 飞艇人工计划一期 魔鱼tv新地址 网购足球 学生网上挣钱